▶管挖不管填,跳坑需謹慎◀

主攻患者,主角總攻。
劍三:明all
全職:葉all
陰陽師:晴all
刀亂:審all
……
沒有你想不到主攻,只有我會不會跳坑。
口號:我們要有開坑的決心,以及棄坑的勇氣。(被打死)

【晴all】現世召喚-00

  閱前提醒:

  1.私設如山。現代AU

  2.OOC嚴重。劇情紊亂,沒有大綱,切勿考據。

  3.復健作,原本文筆就不好,現在就更差。

  4.此文晴all。

  5.想到再補(喂)

   ──


  手上的資料在桌上輕輕敲了兩下,整齊後放回一旁,學生的試卷也已經全部批閱完畢,成績朝內圈成一束。窗外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,放眼望去,學校裡還亮著的課室寥寥無幾。

  安倍晴明抬頭看了眼時間,再次確認今日該做的一切已經完成後,撈起椅背上的西裝外套掛在臂彎,提起自己的工作包慢慢往辦公室外走。他鎖上門,出校門口經過警衛室的時候,笑著向裡頭的值班人員示意。

  「安倍老師...

【明藏】內褲偷走我的心(?)

一樣以前寫的了,跟朋友聊天聊著聊著出現的梗來著……

沒有意外也是一發完。後續只在我腦中……

 ────

  陸司椿暗戀他們家頭頂上司很久了。

  哦忘了說,陸司椿他的一雙腿矯健有力,一對鷹目犀利有神,一身腱子肉優美流暢,如此優秀的他,在一家大公司當、保、全。

  陸司椿絕對不承認他是因為多年家裡蹲,找不到工作最後才被介紹來當保全的,他是因為瘋狂愛上了這家公司的總裁才會掩藏自己的才華,甘願來這邊當個小保全以便接近他家男神。

  #為什麼你會覺得當小保全會有機會接近總裁#

  #知道就好不要說出來你不知道多嘴會害死貓嗎#


  陸司椿會愛上他們家總裁是有契機...

陸喵喵與唐呵呵

啊……這是當年雪河套出的時候在親友群碼的玩意兒(

大家看看就好,沒後續啊。

──────


身為一個唐家堡的炮哥,十六歲的唐呵呵其實是很保守又淡定的。保守到一套南皇打天下那種。

有一天唐家堡發了個制服,他也不先打開看看就興致沖沖的跑去找他的好基友陸喵喵。

唐呵呵說,「我拿到制服了!」

陸喵喵說,「真的嗎?快換來看看!」

兩個人都很期待。

唐呵呵跑進屋裡,換完衣服要出來的時候卻遲疑了。

陸喵喵在外面等得久了,就開始喊:「唐呵呵你的制服很難穿嗎?怎麼還沒換好啊?」

唐呵呵在裡面摸著裸露的胸膛不知道該怎麼辦,身為一個保守的炮哥,這對他來講實在是太暴露了。

誰知裡面的唐呵呵還在...

明琴腦洞,心控的正確姿勢

「……」焚影看著床上氣定神閒拿著書簡閱讀的人,用力閉了閉眼,轉身就要離開。
「去哪?」莫問放下手裡書簡,溫涼的音色悠悠傳出,焚影頓了一下,咬著牙問:「你怎麼在我床上?」
莫問看著焚影的背影,無聲笑著,「山不來就我,則我來就山,你當何如?」
「不如何,我走。」
沒見著身後臉色倏而黑沉的莫問,焚影加快腳步欲奪門而出,赫然前行的腳步一頓,焚影只覺腦中渾沌。
「轉過身來。」
焚影驚愕交加地旋身,「你……!」
「山不來就我,則我去就山……若山躲……我自有方法讓你乖乖聽話。」
「……!」
莫問勾唇,那雙彈琴的手緩慢卸了自己的腰帶,「現在,吻我。」

簡單來說,琴爹猝不及防出現在喵哥床上,喵哥想跑,結果被控回來,被琴爹一個口...

【明唐】扒光辣隻炮的衣服!【22-25】

我lof帳號是用qq綁的,而我的qq之前因為被判定寄垃圾郵件所以被凍結了,現在是靠著手機的自動記憶才能上的lof……
如果哪天你沒發現我消失了非常非常久,那一定是我的lof登出了然後登不上的緣故……

  22
  伊塔拉正在家裡和自己的親親媳婦膩歪,轉頭就看見伊穆拉無精打采地進屋。
  「伊穆拉!今天去捕魚收穫如何啊?」
  「還行,一桶滿的一桶空的。還過得去。」
  伊穆拉擺擺手,示意沒事那自己就先回屋了。
  伊穆拉走後,伊塔拉夫婦沉默了一下,唐丹不確定的開口:「伊穆拉他……看起來怪怪的?」
  伊塔拉沒說話,直直盯著伊穆拉離開的方向思考了一會兒,半晌才悠悠開口,「寶貝媳婦兒,有件事可能要跟妳聊聊……...

【明藏】暖雪

  *聖誕賀文
  *BG
  *HE
  
  「這就是雪麼?」
  陸澤好奇地看著不斷地從天上飄下的細雪,幾片雪花零零散散地落在他身上,冰涼的觸感讓他抖擻了一下。
  可那眼神可更精神了。
  「早些年不是見過?」葉霜笑笑,眼神調侃地望向眼前高大的男子,「那時,你還這麼高而已呢。」她伸出手在腿根比了比。
  陸澤也笑了,「這可久遠了……多年在大漠風沙的日暑夜寒中摧殘,早忘了雪是什麼玩意兒。」眉目深邃的男子閉上眼,單手做出了個往下捧撈的動作,又微微傾斜手掌,想像著白色細沙從手中傾落而下。
  「倒也真是……如你所說,過了好久了呀。」
  
  在十幾年前,兩人都還是懵懂的幼童,身量都不足半人高。兩方父母相熟,小孩...

【明唐】扒光辣隻炮的衣服!(17-22)

唔唔唔對不起好久才更新,這次更多一點……

感覺接踵而至的報告還有近期的期中考要燒光我的腦細胞了QAQ

寫文章各種不順手,尤其是是歡樂文QAQ

總覺得最近寫BE比較……(ry

感謝繼續看的人喔ODO!


  17

  這天早晨唐雙穿戴整齊完畢,就自然地走到了練武場準備來一發每天必行的切磋→被脫的行程。到了定點,果不其然伊穆拉已經到了定點等著,可……

  「你……要用這個打架?」

  「嗯?你說這個?」伊穆拉晃了晃兩手拎著的魚竿和網子,然後噴笑,「怎麼可能?」

  「那我走了。」唐雙掉頭就走,開玩笑,能少一天被扒是一天啊!

  伊穆拉見狀急忙拉住人,「欸欸欸等等,今天我們換個切磋的方式。」

  「……?」

  唐雙...

【明藏】當我遠離

  世道已經平安好多年了。

  陸沐陽懶懶地躺在藏劍山莊的某個屋頂上,眼睛要瞇不瞇的,似睡似醒。

  思緒好像一下子回到好多年前那個兵馬倥傯,流離失所的年代,然而一晃眼,卻又是昏昏沉沉的和平午後。

  簡直像是一場夢呢。

  可是有些戰爭刻劃下的痕跡卻又時時刻刻提醒世人那並非一夢……

  鄰近山莊的秀坊燒毀了,現在多年過去卻依然在重建中,山莊多處地方崩落,許多弟子跟著斷裂的劍刃一起殞落……

  最慘的莫過於天策和唐門了吧,一個幾乎滅門,一個……卻也與滅門相差不遠了。

  一片雲飄來遮住了陽光,陸沐陽翻身下了屋頂。


  戰爭過後,身邊的人沒變,卻也變了。

  有些人從急躁變得沉穩,也有人煩於紅塵,決意歸隱...

明藏小段子

葉家二少拄著重劍一臉厭厭問旁邊面癱的喵哥:「我算帥吧?」

「嗯。」

「我也有錢對吧?」

「嗯。」

「那你說我多金又帥氣,怎麼光棍這麼多年呢?」

「……不知道。」

二少扁了嘴,繼續嘀嘀咕咕去了。

然後喵哥默默轉頭,瞪退了又一個想來搭訕的人。

雙明BG,若有幸回來

 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聖墓山和不歸之海的岔路口,那時她還是個青澀的少女,她說她在等師兄回來,師兄說好了要帶她去看三生樹。

  好多年以後再見她,是在三生樹下。她已經長成了一位美麗的女子,懷裡還抱著一個陶罐。我問她,妳的師兄回來了嗎?她對著我笑,嗯,回來了。說罷捧起罐子裡的灰燼灑在風中,嘴裡輕喃著。生亦何歡,死亦何苦,熊熊聖火,焚我殘軀。

1 / 3

© 虛行燕※懶癌末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