▶管挖不管填,跳坑需謹慎◀

主攻患者,主角總攻。
劍三:明all
全職:葉all
陰陽師:晴all
刀亂:審all
……
沒有你想不到主攻,只有我會不會跳坑。
口號:我們要有開坑的決心,以及棄坑的勇氣。(被打死)

【明藏】內褲偷走我的心(?)

一樣以前寫的了,跟朋友聊天聊著聊著出現的梗來著……

沒有意外也是一發完。後續只在我腦中……

 ────

  陸司椿暗戀他們家頭頂上司很久了。

  哦忘了說,陸司椿他的一雙腿矯健有力,一對鷹目犀利有神,一身腱子肉優美流暢,如此優秀的他,在一家大公司當、保、全。

  陸司椿絕對不承認他是因為多年家裡蹲,找不到工作最後才被介紹來當保全的,他是因為瘋狂愛上了這家公司的總裁才會掩藏自己的才華,甘願來這邊當個小保全以便接近他家男神。

  #為什麼你會覺得當小保全會有機會接近總裁#

  #知道就好不要說出來你不知道多嘴會害死貓嗎#

 

  陸司椿會愛上他們家總裁是有契機的,當時他吃著烤雞,泡著某公司生產的雞汁味泡麵,一邊看電視。電視節目總是越來越無趣,連新聞也一點都不新,所謂新聞也不過是網路上隨便翻翻就放上來敷衍人的東西。

  就在陸司椿要把電視關掉前,一張年輕俊秀的帥氣臉龐映入他的眼簾。

  葉由璣,葉氏家族的獨子,未來葉家的繼承人,其年輕有為有目共睹,可是如此高富帥,卻連一點花邊新聞都沒有,這可愁了好多娛樂版的狗仔,要知道葉由璣因為長相佳,又事業有成,因此在一些少男和許多少女中特別受歡迎,總之,新聞台特地為他開了個專訪。

  陸司椿一邊看一邊吸溜著泡麵,等到葉由璣開始介紹他們家的產業的時候他才一頓。

  他看著手中的烤雞,又看了看正在吸溜的泡麵,雙眼發光的把視線轉回電視上的葉大少。

  這是真愛。

  陸司椿覺得自己戀愛了,在一個不經意的情況下,他吃著他們家生產的烤雞,吃著他們家出產的泡麵,現在,連看新聞都能看到他們家的大少爺。

  這一定是命中註定,前世姻緣今生續,他已經感覺到小拇指上有條紅線迫不及待的把他們扯在一起了。

  啊~真美妙!

  於是,陸司椿才決定去應徵保全。

  哦對,葉家是食品業。

 

  這天,陸司椿留到了晚上九點,原因當然不是因為葉大少還在公司,而是因為他要巡邏。

  就在他第五次路過總裁辦公室的時候,他聽見裡邊傳出一聲驚呼,頓時精神都來了。他換上一副驚慌的表情然後用力推開總裁辦公室的門──很好沒鎖!

  「總裁你怎麼了要不要緊需不需要摸摸抱抱親親才起來?!」

  「?!」

  ……

  陸司椿想給自己兩個耳光,他怎麼就把內心話也給一股腦兒的說出來了。

  剛後悔完,看著眼前的場景,他覺得現在被辭退也心滿意足了。

 

  葉由璣剛參加完一場宴會,忽然想到有東西放公司忘拿了,所以就又回到公司,到了公司後呢,聞到身上的香水味覺得不舒服,於是眉頭一皺,也不猶豫直接去了辦公室附帶的浴室洗了個澡。

  洗完了也就緊緊套上內褲,還是覺得被人看到影響不良才又包上一層浴巾,結果不知道哪個蠢貨把垃圾桶換了位置,葉大少一不留神就往前撲了過去跌了個大跤,即使地上有地毯,這樣一跌還是很痛的。

  葉大少也就不去想現在姿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,他摀著撞疼的下巴,痛得淚花都要出來了,然後就聽門被推開,一把沉穩好聽又帶著驚慌的男聲就響起了。

  葉大少都還來不及享受這好聽聲音,他一張臉就扭曲了起來,他近乎驚愕地看著門口的男人,四目相交,兩人一時間都忘了語言是甚麼。

  看清來人是誰,葉大少有點崩潰,臥曹,這不是那個臉長得很好看的站在公司大門口的保全嗎?!因為長得太好看所以有時候上班還會不自覺多看幾眼來著。

  但如今葉由璣抖著嘴唇,一隻手巍巍顫顫舉了起來指著陸司椿,一張臉笑得比哭還難看……

  他總算意識到自己的姿勢多「漂亮」了。

 

  陸司椿才剛幸福完就沉默了,雖然眼前的總裁姿勢撩人,上半身裸著的不說,下半身只包了浴巾,但是浴巾因為跌倒被捲了起來,露出了裡面的內內。

  不,重點不是他穿了內內(好吧陸司椿承認他還是有點失望),而是那個內內的圖案……

  憤怒鳥。

  嗯,黃色那隻。

  三角形的黃色的那隻憤怒鳥。

  「噗。」

  天地可鑑,他真的不是故意笑出來的。

  只見眼前總裁抖著好看的嘴唇,臉色就「嘭」的一下紅成了番茄。

  這是害羞了嗎害羞了嗎?

  「你……」總裁伸出手指著陸司椿。

  「是!隨時聽候吩咐!」

  「你給我滾出去!!!!!」
  「!!」

  陸司椿的心,碎了。


评论(4)
热度(4)

© 虛行燕※懶癌末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