▶管挖不管填,跳坑需謹慎◀

主攻患者,主角總攻。
劍三:明all
全職:葉all
陰陽師:晴all
刀亂:審all
……
沒有你想不到主攻,只有我會不會跳坑。
口號:我們要有開坑的決心,以及棄坑的勇氣。(被打死)

【晴all】現世召喚-00

  閱前提醒:

  1.私設如山。現代AU

  2.OOC嚴重。劇情紊亂,沒有大綱,切勿考據。

  3.復健作,原本文筆就不好,現在就更差。

  4.此文晴all。

  5.想到再補(喂)

   ──


  手上的資料在桌上輕輕敲了兩下,整齊後放回一旁,學生的試卷也已經全部批閱完畢,成績朝內圈成一束。窗外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,放眼望去,學校裡還亮著的課室寥寥無幾。

  安倍晴明抬頭看了眼時間,再次確認今日該做的一切已經完成後,撈起椅背上的西裝外套掛在臂彎,提起自己的工作包慢慢往辦公室外走。他鎖上門,出校門口經過警衛室的時候,笑著向裡頭的值班人員示意。

  「安倍老師今天又這麼晚啊?」裡頭的人笑著說。

  安倍晴明點了點頭,回以同樣的微笑,「是啊,不太喜歡將工作帶回家裡。」

  「每天都這麼晚,家裡人不擔心啊?」

  「不會。」他頓了頓,「家裡也只有我一個人,所以沒關係。」

  警衛笑著又和晴明侃了幾句,才真正道了別。

  「明早見啊!」

 

  安倍晴明住處離學校不遠,走路約莫十幾分鐘。他呼了口氣,掛著西裝外套的那隻手舉起來鬆了鬆領帶,他微微抬頭向上看,今晚的月亮細細彎彎,沒甚麼亮光,還被雲層擠在背後。

  一陣風吹過,他放慢了腳步。

  微風輕撫髮梢,幾縷銀白的髮絲被風帶起,在朦朧月光的照射下顯得有些夢幻。

  安倍晴明沒少因為這一頭銀髮遭罪,小的時候被當作妖怪託生,連父母都有些懼怕,更不用提同儕們。

  精神恍惚了一下,突然他脊背一僵,握住公事包的手握緊了些。風有一陣沒一陣地吹,他眨了幾下眼睛,又像是甚麼事情都沒有地繼續走。

  空著的左手貼在領帶和白襯衫上摩娑了兩下,交錯的步伐依然不急不徐,卻有些亂了節拍,稍微抬起手看了眼時間,又望了眼家的方向,他小小地嘆了口氣。

  他走過平交道後柵欄放了下來,呼嘯而過的電車捲起了地上的落葉,那些落葉被刮到空中,卻在下落的途中像是被吸走一樣往一個地方飄了一陣,才又施施然落地。

  那個方向隱著一縷黑霧,那團黑霧抖動了一下,然後在一陣風又吹過的時候,無聲無息地散了。


评论
热度(7)

© 虛行燕※懶癌末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