▶管挖不管填,跳坑需謹慎◀

主攻患者,主角總攻。
劍三:明all
全職:葉all
陰陽師:晴all
刀亂:審all
……
沒有你想不到主攻,只有我會不會跳坑。
口號:我們要有開坑的決心,以及棄坑的勇氣。(被打死)

【明毒】(小段子,文筆弱)

那一年,明教一身白衣似雪,五毒一身妖紫冶豔。

他為了探查中原而離開大漠;他為了根除毒人而走出苗疆。

明教心中對中原懷著隱隱的憎恨,因他的家人死於當年一場戰役:五毒心中有著與生俱來的高傲,不懂得收斂,總覺得中原不及五仙。


這樣心高氣傲的兩人相遇在楓紅似血的谷中。

兩人都第一次踏出自己的屬地,對於中原不甚了解。

明教看著五毒從東方來,便認定了他是中原人,五毒看著明教從西方來,也以為他是中原人。

不曉得怎麼了,感覺看過去就不順眼。

兩人用著自己的語言挑釁著對方,仗著對方不懂自己的話恣意地諷刺。

兩人同時停了下來,沉默地交錯而過。

可明教記住了五毒身上的銀飾與身後的蝴蝶,五毒也記住了明教養著的貓和身上隱約的檀香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再後來,安史之亂爆發。

明教在狼牙追兵的圍剿下身受重傷,幾乎暈厥。

就在他不小心將雙刀落在地上,眼前模糊,即將閉上眼倒在地上時,他聽見了一縷悠悠的笛音。

他感受到自己正在回復氣力。

他看見了在身邊盤旋的幾隻碧蝶,往暗處的林子看去,卻只來得及看到一抹暗紫隱匿。

回過神,他提起雙刀又入了狼牙群。


五毒被狼牙軍發現了,他轉身就跑,卻抵不住敵方騎馬的速度。

他跌倒在地,眼前狼牙的槍就要揮下。他執拗地看著,只想別死的看起來那麼膽怯。

赫然間,他瞪大了雙眼。眼前的追兵一個接著一個倒下,無聲無息地。

一聲貓叫引回心神,身邊不知何時多了隻貓正慵懶地踱步。

狼牙軍已經倒了一片,他似乎看見火光的閃動。咬緊了牙,五毒重新握緊蟲笛,引出毒物便是再戰。

而只一瞬,他似乎聽見了耳邊傳來一聲輕笑,鼻間縈繞了淡淡檀香。


從此以後,明教總能聽見若有似無的銀鈴聲在身邊響起,五毒總能發現身旁跟了隻貓,十尺內的草也會莫名彎折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安史之亂似乎有了個段落了。

明教結交了同為殺手的唐門為兄弟,五毒認識了同為醫者的萬花大夫。

他們不約而同地想深入地學中原話了。


「你做啥子想學這句?」

面對唐門的疑惑,明教只是淡淡地說:

「沒什麼,只是覺得,也該有個結果。」


「嗯?你怎麼突然……?」

接受了萬花微妙的目光,五毒輕輕撇開頭:

「你別問,你究竟是教還不教?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兩人這次相逢在桃花爛漫的三月揚州,他們面對面站著,沉默著。

「喂。」「喂。」

兩人同時開口,然後愣了。

「你先說。」「你先說吧。」

……

又是一段沉默。

「中原人,我喜歡你。你願意隨我回大漠執手三生麼?」

「中原人,我喜歡你。你可否讓我對你下一蠱生死?」

兩人頓住了。爾後才像是反應過來般地辯駁:

「我不是中原人。我從西域而來。」

「我不是中原人,我來自苗疆。」

他們對視著,然後笑了。

腳邊的貓兒正撲著蝴蝶玩,然後被蛇給輕輕繞住。

三月爛漫溫暖的陽光下,兩人的手交握在一起,五指緊緊相扣,如同相纏的蛇。


(一秒毀氣氛:於是,從今以後江湖上多了兩個會異口同聲說著:你們這些魚唇的中原人!的夫夫……)


评论(11)
热度(28)

© 虛行燕※懶癌末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