▶管挖不管填,跳坑需謹慎◀

主攻患者,主角總攻。
劍三:明all
全職:葉all
陰陽師:晴all
刀亂:審all
……
沒有你想不到主攻,只有我會不會跳坑。
口號:我們要有開坑的決心,以及棄坑的勇氣。(被打死)

【明唐】扒光辣隻炮的衣服!(9-10)

歡喜冤家,BL

怎麼辦我的存稿快沒了以後可能沒法日更來著……


  9

  唐雙愕然看著闖進屋的伊穆拉,反應過來後臉瞬間紅了。

  「你你你你你!滾出去!」

  「這是我的房間!」

  雖然大聲反駁著,但是伊穆拉還是乖乖退出了房門,畢竟人家在換衣服也不好馬上把人家趕走吧……

  不過伊穆拉還是罵罵咧咧。

  「緊張什麼,都是男人,你有的我也有!況且這是我的房間,你的房間是對面的!」

  也沒有花很久的時間,伊穆拉就又拉開門簾進去了。這次他見到的是已經穿戴好一身破虜的唐雙。

  「噗。」伊穆拉噴。

  「笑什麼!」唐雙丟眼刀。

  伊穆拉看著唐雙通紅的臉還有因為慌張而凌亂的長髮,外加沒有扣好有點歪掉的披肩……

  呵呵,他就笑笑不說話。

  伊穆拉走向床鋪,而坐在床鋪上的唐雙一下就蹦了起來,他一臉驚恐的望著伊穆拉,「你要幹什麼?」

  被唐雙這麼一問,伊穆拉反而莫名了,「我沒要幹什麼啊?這是我的房間,我說了你的房間在對門。」

  「呼……我還以為你又要撕我衣服……」唐雙拍著胸口,如釋重負地呼出一口氣。

  「喔?原來你很期待啊!」伊穆拉獰笑,「我不介意再撕一次喔?」

  唐雙一聽,只一瞬間就縮到了牆角。

  「你你你別過來!我這是最後的衣服了!」

  …………

  伊穆拉抽抽嘴角,眼前這個唐門到底是蠢呢,還是蠢呢?還是蠢呢?!

  要跑也是直接跑出房門為什麼還待在房間啊!

  「那我想你應該直接出房門會比較好而不是待在我房間的牆角……」

  話音未落,「咻」地一聲,唐雙就跑沒影了。

  伊穆拉看著被風颳起還來不及垂下的門簾,忽然覺得這個唐門真的萬分有趣。

  

  10

  晚飯時間,伊穆拉精神氣爽地出來了,後頭跟著的是臉色不太好卻也算精神的唐雙。

  「嫂子還做飯啊?」伊穆拉在自己的位子上落座,看著眼前盤子裡的西湖醋魚,口水差點流出來。

  他迅速地拿起刀叉切割魚肉,放入口中那一刻才聽見唐丹的回答:「啊~那個是伊塔拉做的喔!」

  「噗——」一口魚肉就這麼吐了出來。

  他哥是號稱可以糟蹋任何食材的,比毒藥大師還要大師的恐怖人物……

  於是伊穆拉舀了一碗湯快速喝了下去——

  「噗——」又是一口湯被噴了出來。

  ……連著魚肉殘渣全數噴到了對面的唐雙臉上。

  「…………」唐雙一臉陰沉地拿出細布擦了擦臉。

  「啊,那是我為了小雙雙特別煮的湯……裡面有好多好多辣椒喔~」

  「大嫂你下次可以……嗚呃呃……」

  伊穆拉衝出去,然後又衝了回來,臉色比唐雙還要陰沉。

  「大家手邊的魚不要吃……有毒……」

  「欸?我做的東西真的這麼難吃嗎……」

  「大哥……」伊穆拉一臉聖嚴地看著自己大哥,「不是難吃。是根本不能吃。吃了要死人的,真的……」

  伊塔拉拿起手邊的刀子沮喪地戳了戳已經死透了的魚肚子,「那晚餐怎麼辦?只喝湯?」

  「……那個湯估計只有唐門才喝的下去……」伊塔拉抽了抽嘴角,摸了摸已經腫了一圈的嘴唇,痛得欲哭無淚,「……晚餐不用擔心,我補了魚回來,我做菜……」

  伊穆拉咬著牙,一臉悲憤。

  好快?!

  所有人驚悚的看著伊穆拉手上拎著的四條活跳跳的魚,像是看到怪物。

  「你……短短時間補了這麼多魚……?」

  唐雙呆滯地看著那四尾魚,想像自己和伊穆拉的實力差距,計算自己逃得出被撕衣服的魔掌的機率有多少。

  「啊?這是我釣起來後養在外面水缸裡的魚啊……」

  於是眾人恍然大悟!

  「等我兩刻鐘,馬上出來。」伊穆拉拎著四條魚和兩把刀子進廚房了。

  ……原來明教的雙刀是這樣用的麼……

  不到兩刻鐘,伊穆拉就把色香味俱全的西湖醋魚端出來了,還外帶一鍋鮮魚湯,所有人吞了口口水。

  ——還沒吃過伊穆拉做的菜,不知道好不好吃~

  這是期待的唐丹。

  ——伊穆拉做的菜,伊穆拉做的菜,伊穆拉做的菜……吸溜……

  這是已經在吸口水的伊塔拉。

  ——……用雙刀來做菜,這種東西真的能吃嗎……

  這是拿著伊塔拉為自己準備的筷子很猶豫的唐雙。

  伊穆拉不管眾人反應直接一口魚一口湯的開始吃了。看到弟弟已經吃了起來,伊塔拉也開心地大口嚼了起來。

  唐家姐弟看了看對面兩人,也開動了。

  「嗯!」

  好吃!!

  #請叫我大唐好喵哥,會做飯會煮湯還會扒炮炮衣#


评论(5)
热度(23)

© 虛行燕※懶癌末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