▶管挖不管填,跳坑需謹慎◀

主攻患者,主角總攻。
劍三:明all
全職:葉all
陰陽師:晴all
刀亂:審all
……
沒有你想不到主攻,只有我會不會跳坑。
口號:我們要有開坑的決心,以及棄坑的勇氣。(被打死)

【明唐】扒光辣隻炮的衣服!(13-14)

歡喜冤家,BL


  13

  早晨,大漠的風沙不息,多年習武的兩人不約而同地出了房門。

  伊穆拉看著睡眼惺忪的唐雙只覺得好笑,稍微走近了幾步唐雙也看著呆呆的沒什麼反應。

  「早上好。」伊穆拉說著,手卻直接卡在腰帶上往下一扯,唐雙的衣服完美地敞開了,露出裡面精實的白皙肉體。

  「早……?!」唐雙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睡意盡失,趕緊抓住兩襟往中間攏,瞪著伊穆拉就罵,「發什麼瘋!」

  伊穆拉笑了笑沒說話,擺了擺手就光著上身走出了唐雙視線範圍。唐雙愕然地望著伊穆拉的背影,咬著牙回房換衣服去了。

  伊穆拉家後頭有個練武場,木樁七零八落倒在那兒。伊穆拉光著上身,手提著雙刀,一道又一道陰性與陽性的內力揮出,木樁被打得不穩,卻又頑強地站在地上。

  伊穆拉不斷揮著舞刀刃,汗水順著流暢的肌肉線條一股股往下流,整個人都汗涔涔的,在晨曦中發出一種朦朧的光芒。

  站在練武場旁邊的唐雙依然一身深藍破虜,本想趁著伊穆拉不注意的時候偷襲,卻不想反而是自己看的傻了。

  在一聲尖銳地聲響過後,唐雙被驚嚇了一下。他快速定睛,才發現剛才是木樁被砍斷的聲音。

  「呼……又斷了啊……嘖。」

  伊穆拉抬起手用手背抹去滑落於下頜的汗珠,然後向唐雙的地方看了過去,「怎麼了?一直站在那。」

  唐雙一抖,有些尷尬,但是還是裝作一副無事的模樣走了進去。

  「你剛剛那是做什麼?」

  「嗯?打木樁啊。」

  唐雙抖了一下眉頭。

  「我是說……」他手在胸口前比了一下,「這個。」

  「喔,那個啊。」伊穆拉笑嘻嘻地把雙刀收起,「為了幫助你早點清醒。還有我已經對著明尊立過誓,每天都要扒你衣服一次。」

  「不要立這種誓好嗎?!」

  唐雙驚悚地看著伊穆拉,環在胸前的手不自覺又緊了一點。

  伊穆拉卻只是揮了揮手,說:「安心,一天只扒一次。看你的樣子你也要練功的吧,這片借你用了,那邊還有幾個完好的木樁。」

  拎起自己的東西,伊穆拉就回屋了。留下唐雙一臉莫名站在原地,晃晃腦袋,抽出背在背後的千機匣就開始了每日必行的打樁樁。

  

  14

  進了屋,唐雙千機匣那機關運作的聲音已經聽不到了,倒是聽到有烹飪的聲響。

  「大嫂早安,這麼早起沒問題嗎?」伊穆拉掀開門簾,就看唐丹正把一碗碗白粥盛裝在碗中然後放到桌上。

  「不要緊不要緊~」唐丹笑著,「身體很好的呢,不用擔心。」

  都是一家人,也不用講究什麼規矩,伊穆拉落座後也就開動了吃,不論是什麼時候進食,餐點就是熱的才好吃。

  喝著白粥,伊穆拉從小腰包中拿出了幾根小魚乾佐飯。

  「對了大嫂。」伊穆拉吸溜完最後一口早飯,像是想到什麼似的,「唐雙身體不太好?」

  嚼了一口醃蘿蔔的唐雙聞言,不可思議的睜大眼睛,「唔……是啊,你怎麼知道的?」

  「喔,昨晚邀他喝酒的時候他說的。」

  「哎呀哎呀,感情不錯嘛~」唐丹喝了口粥,「小雙雙不太能喝酒,有一次我出遠門,他留在唐家堡,似乎被師兄弟灌了酒還是怎地,我回來就看到他一副奄奄的模樣……不過誰也沒跟我說發生了什麼……」

  唐丹至今還是納悶,怎麼大家就不跟她說了呢……

  「喔喔,這樣啊……大哥呢?」

  「他去跑任務了~」

  兩人和樂融融有說有笑的時候,唐雙進屋了,「伊穆拉你那是什麼爛木樁……說完好看起來是挺完好,打起來兩下就倒……」

  運功出的汗讓柔順的額前軟髮貼著臉龐,唐雙的披肩拿掉了,也把那一頭長髮高高束了起來。

  ……看起來還真不賴……

  伊穆拉一陣恍惚,晃晃頭嘟囔了幾句。

  「我只說了完好,不代表完全用好啦。」

  「……」唐雙悶著氣,一言不發坐下來也開始喝粥了。



救命我真的沒存稿了我最近又很忙大家不要放棄我QAQ


评论(6)
热度(23)

© 虛行燕※懶癌末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