▶管挖不管填,跳坑需謹慎◀

主攻患者,主角總攻。
劍三:明all
全職:葉all
陰陽師:晴all
刀亂:審all
……
沒有你想不到主攻,只有我會不會跳坑。
口號:我們要有開坑的決心,以及棄坑的勇氣。(被打死)

【明藏】當我遠離

  世道已經平安好多年了。

  陸沐陽懶懶地躺在藏劍山莊的某個屋頂上,眼睛要瞇不瞇的,似睡似醒。

  思緒好像一下子回到好多年前那個兵馬倥傯,流離失所的年代,然而一晃眼,卻又是昏昏沉沉的和平午後。

  簡直像是一場夢呢。

  可是有些戰爭刻劃下的痕跡卻又時時刻刻提醒世人那並非一夢……

  鄰近山莊的秀坊燒毀了,現在多年過去卻依然在重建中,山莊多處地方崩落,許多弟子跟著斷裂的劍刃一起殞落……

  最慘的莫過於天策和唐門了吧,一個幾乎滅門,一個……卻也與滅門相差不遠了。

  一片雲飄來遮住了陽光,陸沐陽翻身下了屋頂。


  戰爭過後,身邊的人沒變,卻也變了。

  有些人從急躁變得沉穩,也有人煩於紅塵,決意歸隱。

  陸沐陽靠在葉黎的房門外,安安靜靜地看裡頭那個沉靜地望向窗外的人。

  他也變了呢……

  陸沐陽想,以前葉黎喜動不喜靜,到哪都撒潑似的,一點大家模樣都沒有,可如今,葉黎卻能一個人獨自坐著,好久好久。

  似乎是被甚麼驚動,葉黎輕輕扭頭,一雙原本神采飛揚的雙目現在是虛無一片。

  啊,這也是戰火的厚禮呢……陸沐陽諷刺地想。

  「沐陽?你在那裏嗎?」溫醇的嗓音還是那麼好聽,只是少了一點活潑。

  陸沐陽慵懶地笑著點了點頭,「是的,我在這裡。」

  葉黎也沒說話了,輕笑了幾聲,又轉頭回去了。

  陸沐陽記得葉黎說過為什麼喜歡望著窗外,他說,面對陽光,這樣會讓自己覺得前方還是光明的。


  和平後,感覺時間總是特別快,咻一下地就跟陽光一樣沉下去了。

  陸沐陽有點懷念手握雙刀的感覺,可是戰爭結束後他就把雙刀給塵封了,連同葉黎的輕劍重劍一起。

  也罷。他的刀也累了。

  血跡斑斑,刀口也在一場連一場的爭鬥中卷了,連最好的鑄劍師也救不回這一雙歷經風霜的刀。

  他記得鑄劍師這麼說:「這刀已經死去了。」


  葉黎就這麼在窗邊坐了一下午。

  窗外的景色,從一塊塊被陽光切割的樹蔭變成了一片夜色。

  葉黎吃了師妹送來的晚膳,然後脫去外衣,準備就寢了。

  不多時,平穩的呼吸聲就傳到了陸沐陽的耳中。他輕輕坐在床沿,手搭在葉黎的額上,哼著一首西域安靜的音樂。

  西域的歌總是打著卷兒,葉黎常常抱怨,讓他唱些他聽得懂的,可最後仍然會在歌曲中安穩睡去。

  ──睡吧,睡吧,在酣甜的夢裡忘記悲傷……

  ──睡吧,睡吧,明早的陽光會依然燦爛……

  ──親愛的我終將遠離……

  ──我捨不得你,可我已然離去……

  陸沐陽把手搭在葉黎的手上,緩慢俯下身在那緊閉的唇上落下一吻。

  他覺得自己好像也累了,他也想睡了。

  陸沐陽輕輕站起身,出了門口又翻回了屋頂。


  頭頂上的月亮還是這麼皎潔,幾年來都是這樣,溫柔的照耀一切瘡疤。

  夜深了,禽鳥都安靜了,樹林間嬉鬧的風也停止了,萬籟俱寂。

  陸沐陽瞇著眼睛,就像沐浴在陽光下一樣昏昏欲睡。

  他覺得思緒都緩慢從體內飄忽而去,整個人都輕飄飄的。

  「葉黎,晚安。」

  晚安。


  「師兄?葉黎師兄!」

  師妹一聲聲焦急的呼喊傳進葉黎耳中,他緩慢坐起身來,「師妹?怎麼了?」

  「師兄我才要問你怎麼了,哭得好厲害。」

  葉黎愕然,伸手往臉上抹去,一手的濕涼。

  他怎麼會哭了呢?

  似乎是有甚麼消失了……

  葉黎一驚,驚慌的問,「沐陽呢?!」

  空氣靜默了好久,只剩下葉黎急促的呼吸迴盪。

  師妹的表情很奇怪,像是不捨中又帶著憐惜。

  「葉黎師兄你……在說什麼呀……」

  葉黎呆愣,「什麼……?」

  師妹扁了嘴,語氣中也帶上了哭音,「陸哥哥他、陸哥哥他早就在當年戰爭中去世了呀……」

  葉黎幾乎癱回床上。

  他知道的,他一直知道沐陽死了的。

  ……可是現在卻連一絲氣息都感受不到了麼?

  師妹走後,葉黎又坐回了窗邊。他想像著沐陽靠在房門外,跟他說一句:「我在。」

  葉黎捂著臉,終於忍不住嗚咽出聲。


评论
热度(9)

© 虛行燕※懶癌末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