▶管挖不管填,跳坑需謹慎◀

主攻患者,主角總攻。
劍三:明all
全職:葉all
陰陽師:晴all
刀亂:審all
……
沒有你想不到主攻,只有我會不會跳坑。
口號:我們要有開坑的決心,以及棄坑的勇氣。(被打死)

【明唐】扒光辣隻炮的衣服!(17-22)

唔唔唔對不起好久才更新,這次更多一點……

感覺接踵而至的報告還有近期的期中考要燒光我的腦細胞了QAQ

寫文章各種不順手,尤其是是歡樂文QAQ

總覺得最近寫BE比較……(ry

感謝繼續看的人喔ODO!


  17

  這天早晨唐雙穿戴整齊完畢,就自然地走到了練武場準備來一發每天必行的切磋→被脫的行程。到了定點,果不其然伊穆拉已經到了定點等著,可……

  「你……要用這個打架?」

  「嗯?你說這個?」伊穆拉晃了晃兩手拎著的魚竿和網子,然後噴笑,「怎麼可能?」

  「那我走了。」唐雙掉頭就走,開玩笑,能少一天被扒是一天啊!

  伊穆拉見狀急忙拉住人,「欸欸欸等等,今天我們換個切磋的方式。」

  「……?」

  唐雙被伊穆拉拉走了,事後想起才悔不當初為何不趕緊走人。

  伊穆拉露出了邪笑……

  

  18

  清涼的湖水被陽光照得波光粼粼,一些水被湖裡的魚拍打激了水花起來,濺到唐雙的身上。

  「……你說啥?」

  「我說今天我們比誰補的魚多!」伊穆拉笑盈盈的把魚竿遞給抽著眼角的唐雙,露出了上排八顆潔白的牙齒,「一整條河和湖泊都是比賽場所,看你要挑哪裡啊。」

  被伊穆拉牙齒反光閃到的唐雙摀住眼睛,發出一聲哀鳴。

  「我不想釣魚……你乾脆把我的衣服脫一脫讓我趕快走人行不……」

  等了半天自己的衣服不光沒掉反而還好好的穿在自己身上,伊穆拉也一點聲音也沒有,抬頭一看,人早脫了衣服拿著網子和刀子下了湖泊撈魚去了。

  唐雙就這樣看著伊穆拉完美的肌肉線條在眼前晃動,水珠染上他麥色的肌膚,有些水激得太高,幾乎是從伊穆拉頭上淋下,然後順著背脊滑進湖中……

  唐雙覺得自己被太陽曬得有點昏昏沉沉的,整個人都熱了起來,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  他看著伊穆拉忽然轉過頭來看他,一藍一綠的眼睛微微笑得瞇起,唐雙突然就覺得水裡的那個明教比太陽還燦爛。

  ……直到伊穆拉拉了一個極樂引。

  唐雙忽然回過神。

  「等等!可以用武功的嗎?!」

  伊穆拉笑得更歡了,「我有說不行嗎?我只說比賽看誰抓的多?」

  唐雙忽然覺得放著魚竿在旁邊等魚上鉤的自己實在是太傻逼了。

  

  19

  「哼哼……」唐雙坐在岸邊納悶看湖裡的伊穆拉抓魚抓得開心,自己卻只能苦逼的等魚上鉤。

  剛剛知道了可以用武功後,唐雙就難得的興致勃勃的準備大顯身手,只是……

  「用了化血標這魚還能吃嗎?!」

  或是。

  「等等!別用追命箭奪魄箭啊!要活的魚啊!」

  「你又沒說!」

  伊穆拉用手指著旁邊的兩個盛滿水的大木桶:「看到這個你還不明白嗎?!死魚不新鮮!」

  唐雙有點委屈。

  他沒抓過魚,以前在唐家堡看著嘉陵江裡的魚他也想抓,但是同門師兄都不准,說要維持高冷形象,捉魚是不好的……

  看著伊穆拉那已經快被魚塞滿的水桶,唐雙低吟一聲,頹喪地坐到地上。

  他贏不了啊!

  「怎麼了?」伊穆拉慢慢游到唐雙身邊,疑惑地看著唐雙,卻得到對方一記狠瞪。

  「我捉不到魚!」

  對於唐雙的頹喪,伊穆拉只是笑,「可惜你不能修習極樂引,它可好用了。」

  唐雙那個氣,這傢伙擺明有十成十的勝算才來跟自己下這個特殊的戰帖的,自己還傻呼呼上當……

  極樂引好用他當然知道,剛剛伊穆拉一用極樂引,瞬間八隻魚入網……他那個恨……

  唐雙正嘀咕,忽然覺得眼前一晃,然後就覺得渾身透心涼,腰身被不知道什麼溫暖的東西環住。唐雙整個人都發暈,不自覺的靠近在寒冷中的唯一熱源。

  「啊……抱歉,忘記離你遠一點……」

  頭上突然傳來帶著歉意的話語,唐雙迷迷糊糊的抬頭看,只見伊穆拉寶石一樣的眼睛專注擔憂且抱歉的望著自己……

  唐雙不知道怎麼反應,乾脆一頭往伊穆拉懷裡撞,輕易地昏了過去。

  伊穆拉:…………

  

  20

  懷裡抱著一個大活人,伊穆拉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,只能一個輕功往岸上去。

  「這傢伙怎麼這麼脆弱,撞一下就昏了?」

  小心翼翼地把唐雙放在岸邊的大石頭上,伊穆拉思考著下一步行動。

  唐雙幾乎整個人都濕掉了,大漠現在雖然是白天,可是湖水卻是冰的讓人難受,願意下水的估計都是有深厚陽性內力的人。

  ……要把人弄乾……要怎麼做呢……

  伊穆拉抽了一下嘴角,結果還是每日必行作業……

  他把手搭在唐雙的腰帶上,心裡暗自說了一句:嘿我這次是為了幫你啊。

  然後手往下一扯——

  扯不開。

  伊穆拉那個震驚,居然扯不開?!是因為泡了水的關係嗎?!

  我不信!

  然後就這樣和腰帶卯上了。

  唐雙其實也不是昏得很徹底,過了一下就醒了,睜開眼腦袋還是一團糨糊,等意識終於比較清晰的時候,他只看到有個赤裸的人在自己身上聳動。

  唐雙:?!

  有變態!

  腎上腺素爆發,唐雙一腳踹開身上的人,然後一個巴掌甩了過去。

  「喂很痛啊!一個男的你甩什麼巴掌!拳頭呢?!甩巴掌就算了,你知道你的手套長得很危險嗎!」

  這聲音有點耳熟啊。

  「伊穆拉?!你又想幹嘛?!」唐雙下意識捂緊了衣服,下一秒卻被吹來的風冷得一激靈。

  伊穆拉只好先拿自己放在旁邊的乾衣服披在唐雙身上,「脫掉你衣服把你和你的衣服用乾啊,不然我能幹嘛?」

  被伊穆拉貼心的舉動驚了一下,唐雙也覺得披著濕衣服不太好,最後只諾諾的說:「……我自己脫……」

  唐雙背過身去開始解自己的衣服,伊穆拉就呆在原地。原本是想保持著非禮勿視的態度捂住眼睛或是轉過身去的,可轉念一想,都是男人怕看什麼?而且以往都是自己玩鬧地去扒了人家,這次看他自己脫好像也挺有趣?

  於是伊穆拉饒有興味地,直勾勾地盯著唐雙後背看。

  唐雙:…………感覺有目光好刺…………

  陽光照射外加湖水的反光,讓唐雙的皮膚看起來更白了,形狀好看的蝴蝶骨在薄薄的皮肉下移動,看起來倒真像是扇動翅膀的蝴蝶。

  唐雙不胖,甚至能說是偏瘦了,肌肉也不厚實,可在使出唐門武學時卻也是蘊含無限力道,肌肉扭轉之間優美的線條呈現在眼前。

  ……咦?鼻子怎麼酸酸的?

  伊穆拉揉了揉鼻子,往下一看,滿手的血。

  伊穆拉:…………我擦?

  唐雙衣服脫到一半,忽然聽見後面一聲巨大的噗通聲,急急忙忙轉過去看,只見有隻明教在水裡旋轉跳躍。

  唐雙覺得,自己果然還是遇到了蛇精病是吧。

  

  21

  等伊穆拉在水裡折騰夠了,唐雙衣服也早脫完了,只留著褻褲沒脫,一頭烏髮濕答答的。

  伊穆拉上了岸,就抓起唐雙的衣服一陣搓揉,唐雙目瞪口呆,「……你在幹嘛?」

  伊穆拉低著頭沒說話,又搓揉了一下子就把衣服遞還給唐雙,唐雙一臉驚疑未定地接過衣服,然後臉上的表情變得不可思議。

  「乾了……?」

  「嗯,你摸摸看。」伊穆拉伸出手臂,示意唐雙摸上。唐雙猶豫了一下後把手貼了上去。

  掌心下的皮膚是乾燥而溫暖的……

  「怎麼做到的……?」

  「你忘了明教內功是什麼氣勁?」

  「……陰陽……」

  「那就對了,月陰成冰,日陽為火。用陽性內力來做這些事情不是很平常嗎?」伊穆拉笑得很燦爛。

  「…………」真抱歉一個修習純外功的唐門鯨魚並不了解內功是啥玩意兒……!

  話說拿內力來烘乾衣服真的是正常的嗎?!

  伊穆拉聳聳肩,手忽然就貼上唐雙的身體,不顧對方的反抗平穩地運功。唐雙後來也不掙扎了,被陽性內力包裹的感覺挺舒服,就像冬日中窩在床舖裡一樣。

  這舒服維持只到伊穆拉搭上了唐雙的內褲。

  「等等,你幹嘛?!」唐雙的手死死按在伊穆拉手上,享受的表情瞬間轉為驚恐,「不能脫!」

  「為啥不能脫?你想要讓你的下半身濕答答的?」伊穆拉一臉不解。

  唐雙的表情瞬間像是吞了一隻蒼蠅,「你、你有龍陽之好啊?!這麼堅持我脫!變態是不是!」思緒混亂到已經口不擇言了。

  伊穆拉聞言愣住了,動作也停了下來,他很想回話,但是什麼話都說不出。

  他不知道他自己是怎麼了,就是覺得力氣被抽光了。

  正當伊穆拉沉默到令人覺得可怕的時候,唐雙才意識到自己的話過份了,正不安地想開口道歉,就聽伊穆拉與往常不同的低沉嗓音傳來。

  「……那算了,隨便你。抱歉帶你來這邊還讓你全身濕掉,以後不脫你衣服和鬧你玩了。衣服已經幫你用乾了,你就忍一下下半身,被風吹可能會有點涼。我……先回家了。」

  說罷,伊穆拉把兩個水桶蓋上蓋子,背到身上後金虹擊殿一甩,人就飛遠了。

  「喂伊穆拉!你等……啊啊跑掉了……」

  唐雙忽然有點歉疚,自己剛剛那番話不管是對哪個人這麼說都是傷人,何況伊穆拉一開始也只是想不讓自己著涼。

  唐雙懊惱地低頭,自己在應對處事方面總是會出錯……嘆了口氣後唐雙脫下內褲擰了擰水又穿了回去,衣服套一套之後也準備回去。

  然而當他轉過身面對這一片白沙是,唐雙整個人不好了。

  …………路怎麼走?

  

  22

  伊塔拉正在家裡和自己的親親媳婦膩歪,轉頭就看見伊穆拉無精打采地進屋。

  「伊穆拉!今天去捕魚收穫如何啊?」

  「還行,一桶滿的一桶空的。還過得去。」

  伊穆拉擺擺手,示意沒事那自己就先回屋了。

  伊穆拉走後,伊塔拉夫婦沉默了一下,唐丹不確定的開口:「伊穆拉他……看起來怪怪的?」

  伊塔拉沒說話,直直盯著伊穆拉離開的方向思考了一會兒,半晌才悠悠開口,「寶貝媳婦兒,有件事可能要跟妳聊聊……」

  「嗯嗯?怎麼了?」唐丹窩在伊塔拉懷裡,寬闊溫暖的胸膛總是能給她雄厚的安全感。

  伊塔拉閉上嘴巴了,「唔我覺得,伊穆拉想吃白斬雞了……」

  「親愛的你認真點!」唐丹鼓著臉,手指掐上伊塔拉腰邊的肉。

  「嗷!行行行!不鬧……」伊塔拉又遲疑了一下,才說了,「其實我沒想到事情會這樣發展,我以為伊穆拉只是玩性大加上記仇……」

  「那現在?」

  「你不覺得他對唐雙……呃,的衣服的執著已經有點超過了嗎?」

  「會嗎?」

  「……不會嗎……?」伊塔拉總是拿唐丹的呆沒辦法,「打個比方,伊穆拉確實是想吃白斬雞,然後我們把唐雙比喻成那隻白斬雞……」

  伊塔拉用一手圈了個圓,另一手則伸得直直地從圓中穿過,「……不過是這♂種♂吃……」

  唐丹目瞪口呆。

  「寶貝兒妳怎麼看?」

  「我覺得……我覺得他們開心就好了……」唐丹抿了抿唇,然後笑了,「小雙雙他從小就不知道怎麼跟人相處,很少看他開心呢。雖然現在他也常常是一副臭臉對人,可我感覺的出來,其實小雙雙很開心的。」

  「嗯……真湊巧我也是這麼想的。」伊塔拉抱緊唐丹,在親親媳婦嘴上親了一口,然後在唐丹通紅臉惱羞的時候蹭蹭她撒個小小的嬌,「任憑造化吧,明尊會為伊穆拉他們指引最好的道路。」


评论(21)
热度(23)

© 虛行燕※懶癌末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