▶管挖不管填,跳坑需謹慎◀

主攻患者,主角總攻。
劍三:明all
全職:葉all
陰陽師:晴all
刀亂:審all
……
沒有你想不到主攻,只有我會不會跳坑。
口號:我們要有開坑的決心,以及棄坑的勇氣。(被打死)

【明唐】扒光辣隻炮的衣服!【22-25】

我lof帳號是用qq綁的,而我的qq之前因為被判定寄垃圾郵件所以被凍結了,現在是靠著手機的自動記憶才能上的lof……
如果哪天你沒發現我消失了非常非常久,那一定是我的lof登出了然後登不上的緣故……

  22
  伊塔拉正在家裡和自己的親親媳婦膩歪,轉頭就看見伊穆拉無精打采地進屋。
  「伊穆拉!今天去捕魚收穫如何啊?」
  「還行,一桶滿的一桶空的。還過得去。」
  伊穆拉擺擺手,示意沒事那自己就先回屋了。
  伊穆拉走後,伊塔拉夫婦沉默了一下,唐丹不確定的開口:「伊穆拉他……看起來怪怪的?」
  伊塔拉沒說話,直直盯著伊穆拉離開的方向思考了一會兒,半晌才悠悠開口,「寶貝媳婦兒,有件事可能要跟妳聊聊……」
  「嗯嗯?怎麼了?」唐丹窩在伊塔拉懷裡,寬闊溫暖的胸膛總是能給她雄厚的安全感。
  伊塔拉閉上嘴巴了,「唔我覺得,伊穆拉想吃白斬雞了……」
  「親愛的你認真點!」唐丹鼓著臉,手指掐上伊塔拉腰邊的肉。
  「嗷!行行行!不鬧……」伊塔拉又遲疑了一下,才說了,「其實我沒想到事情會這樣發展,我以為伊穆拉只是玩性大加上記仇……」
  「那現在?」
  「你不覺得他對唐雙……呃,的衣服的執著已經有點超過了嗎?」
  「會嗎?」
  「……不會嗎……?」伊塔拉總是拿唐丹的呆沒辦法,「打個比方,伊穆拉確實是想吃白斬雞,然後我們把唐雙比喻成那隻白斬雞……」
  伊塔拉用一手圈了個圓,另一手則伸得直直地從圓中穿過,「……不過是這♂種♂吃……」
  唐丹目瞪口呆。
  「寶貝兒妳怎麼看?」
  「我覺得……我覺得他們開心就好了……」唐丹抿了抿唇,然後笑了,「小雙雙他從小就不知道怎麼跟人相處,很少看他開心呢。雖然現在他也常常是一副臭臉對人,可我感覺的出來,其實小雙雙很開心的。」
  「嗯……真湊巧我也是這麼想的。」伊塔拉抱緊唐丹,在親親媳婦嘴上親了一口,然後在唐丹通紅臉惱羞的時候蹭蹭她撒個小小的嬌,「任憑造化吧,明尊會為伊穆拉他們指引最好的道路。」
  
  23
  「伊穆拉~吃晚飯囉。」
  唐丹掀開伊穆拉房間的門簾,探頭喊:「話說伊穆拉你有看到小雙雙嗎?」
  伊穆拉正忙活著分小魚大魚,忽然聽見唐丹的問題整個人頓了一下,「……他還沒回來?」
  「嗯……連個人影都沒看見……欸欸欸伊穆拉你去哪?」
  唐丹被突然站起不管魚兒們死活的伊穆拉嚇著了,只見他拾起丟在一旁的雙刀,火急火燎的從自己身邊衝出。
  「我去找人!」
  唐丹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已經看不到伊穆拉的人了,她愣在原地一段時間,無奈地笑了笑後晃著腦袋,回去找自家老公了。
  小雙雙如果迷路的話,也不會出大事的呢~
  畢竟武功也不弱嘛是不是?
  
  24
  然而唐丹想的實在是太美了。
  唐雙身上掛上了大大小小的傷口,雖說只是皮肉傷,可流出的血液卻也把衣服染的七七八八,看起來煞是恐怖。
  唐雙覺得今天一定是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……迷了路也就算了,身後還被一大批人馬追著砍。
  什麼?為什麼不待在原地?
  唐雙不是傻逼,至少腦袋沒問題,有水的地方待著當然安全,原本也是打著待在原地等人來找的主意,可這麼簡單的道理連他都懂了,自然其他人也是這麼想的。
  當唐雙在湖邊待了一段時間後,遠處傳來的嘈雜聲怎麼聽都來者不善,唐雙在一顆樹後匿了蹤跡,一招浮光掠影將行蹤蔽的乾淨。
  消聲匿跡是一項體力活,誰都了解不論是明教的暗塵彌散還是唐門的浮光掠影,其實都只是將氣息和存在感降到最低,真正的消失是不可能的,而這需要高度的專注力。
  前方是一群馬賊,嗯,一大群……自己估計是打不過的,唐雙緊張的端著千機匣,已經快到自己能撐最長的時間了,但那群馬賊卻似乎還沒有離開的打算……
  正打時間過後直接甩一發大輕功離開,然而屋漏偏逢連夜雨,解除隱蔽的剎那,唐雙的腳踢到了一旁的罐子,圓滾滾的罐子快速地滾了過去,撞上岩石後隨著一聲清脆的聲響成了碎片。
  唐雙:……
  唐雙呆滯的看著碎裂的陶罐,然後再繼續呆滯地看著全體望向自己的馬賊們。
  ……他討厭罐子!!!
  
  25
  唐雙回過身給後頭的馬賊一發裂石弩,然後又朝著前頭繼續跑。
  唐雙現在內心十分的方,他拿著沉沉的千機匣,懷揣著沉沉的心思,頂著沉沉的風沙邁著沉沉的步伐,一臉生無可戀心如死灰。
  他的機關和弩箭沒了。
  沒了。
  沒。
  了。
  「天了嚕這一切都是你害的!那隻明教趕緊來啊!伊穆拉!!!」
  唐雙吼得聲嘶力竭,哭音深埋在聲音末端。
  到底是閱歷不夠……
  一時分了神,深深淺淺的沙子絆倒了唐雙,手中的千機匣甩了出去,飛得遠遠的,額角被埋在沙子中的小石子嗑破了一道傷口,細細的血留了下來。
  他怕了。
  他害怕死亡,他怕看不到明日的陽光,他還想回去唐家堡,也想看看還未出生的小姪子。
  唐雙攢緊了拳頭,不甘心地瞠著雙目,他想爬起來可是已經沒了力氣,專職暗殺的他其實並不適合打帶跑持久戰,更何況還是面對一群人。
  或許……真的到這裡了。
  唐雙抬頭看了已經拉上黑幕、只掛上了慘白星月的天空,心情莫名的荒涼。
  他如果真的死在這邊了,會有人發現他嗎……?這是沙漠啊,風一吹,什麼足跡都沒了,或許等有人發現自己的時候早已經是一具白骨……
  眼眶酸得厲害,唐雙死死閉上眼睛,他聽見身後馬賊越來越近了。
  一陣兵器廝磨聲,唐雙赫然睜開眼望向前方,伊穆拉舉著雙刀躍入人群中,三兩下就把敵人請了個乾淨。
  刀尖躍出的火花和寒光輪番映在唐雙眼裡,一直掛在他眼角卻遲遲不肯落下的眼淚一下就下來了。
  有人找到他了。
  一時間放鬆下來的身軀軟的厲害,配上那一臉混了沙和淚的臉看起來怪淒慘可憐的。
  伊穆拉收了雙刀,走到唐雙面前彎下腰把這個他打橫抱了起來,「原來你不識路嗎?」
  唐雙只是瞪他一眼,不說話,頭偏到一邊去。
  「……大男人的還發抖啊,下次舉弩把他們崩了。」
  「當你認為你快死的時候,還會在意發不發抖嗎?」
  伊穆拉不說話了,只是把自己帶來的披風蓋到唐雙身上,運起輕功往回家的方向趕去。
  「對不起。」
  耳邊傳來伊穆拉似乎是低語,又似乎是呢喃一般的道歉,唐雙閉著眼沒應話,只是把自己又向伊穆拉的方向靠了過去。
  這討人厭的傢伙,懷抱倒是挺暖和的嘛。

评论(9)
热度(14)

© 虛行燕※懶癌末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