▶管挖不管填,跳坑需謹慎◀

主攻患者,主角總攻。
劍三:明all
全職:葉all
陰陽師:晴all
刀亂:審all
……
沒有你想不到主攻,只有我會不會跳坑。
口號:我們要有開坑的決心,以及棄坑的勇氣。(被打死)

明琴腦洞,心控的正確姿勢

「……」焚影看著床上氣定神閒拿著書簡閱讀的人,用力閉了閉眼,轉身就要離開。
「去哪?」莫問放下手裡書簡,溫涼的音色悠悠傳出,焚影頓了一下,咬著牙問:「你怎麼在我床上?」
莫問看著焚影的背影,無聲笑著,「山不來就我,則我來就山,你當何如?」
「不如何,我走。」
沒見著身後臉色倏而黑沉的莫問,焚影加快腳步欲奪門而出,赫然前行的腳步一頓,焚影只覺腦中渾沌。
「轉過身來。」
焚影驚愕交加地旋身,「你……!」
「山不來就我,則我去就山……若山躲……我自有方法讓你乖乖聽話。」
「……!」
莫問勾唇,那雙彈琴的手緩慢卸了自己的腰帶,「現在,吻我。」

簡單來說,琴爹猝不及防出現在喵哥床上,喵哥想跑,結果被控回來,被琴爹一個口...

【明唐】扒光辣隻炮的衣服!【22-25】

我lof帳號是用qq綁的,而我的qq之前因為被判定寄垃圾郵件所以被凍結了,現在是靠著手機的自動記憶才能上的lof……
如果哪天你沒發現我消失了非常非常久,那一定是我的lof登出了然後登不上的緣故……

  22
  伊塔拉正在家裡和自己的親親媳婦膩歪,轉頭就看見伊穆拉無精打采地進屋。
  「伊穆拉!今天去捕魚收穫如何啊?」
  「還行,一桶滿的一桶空的。還過得去。」
  伊穆拉擺擺手,示意沒事那自己就先回屋了。
  伊穆拉走後,伊塔拉夫婦沉默了一下,唐丹不確定的開口:「伊穆拉他……看起來怪怪的?」
  伊塔拉沒說話,直直盯著伊穆拉離開的方向思考了一會兒,半晌才悠悠開口,「寶貝媳婦兒,有件事可能要跟妳聊聊……...

【明藏】暖雪

  *聖誕賀文
  *BG
  *HE
  
  「這就是雪麼?」
  陸澤好奇地看著不斷地從天上飄下的細雪,幾片雪花零零散散地落在他身上,冰涼的觸感讓他抖擻了一下。
  可那眼神可更精神了。
  「早些年不是見過?」葉霜笑笑,眼神調侃地望向眼前高大的男子,「那時,你還這麼高而已呢。」她伸出手在腿根比了比。
  陸澤也笑了,「這可久遠了……多年在大漠風沙的日暑夜寒中摧殘,早忘了雪是什麼玩意兒。」眉目深邃的男子閉上眼,單手做出了個往下捧撈的動作,又微微傾斜手掌,想像著白色細沙從手中傾落而下。
  「倒也真是……如你所說,過了好久了呀。」
  
  在十幾年前,兩人都還是懵懂的幼童,身量都不足半人高。兩方父母相熟,小孩...

【明唐】扒光辣隻炮的衣服!(17-22)

唔唔唔對不起好久才更新,這次更多一點……

感覺接踵而至的報告還有近期的期中考要燒光我的腦細胞了QAQ

寫文章各種不順手,尤其是是歡樂文QAQ

總覺得最近寫BE比較……(ry

感謝繼續看的人喔ODO!


  17

  這天早晨唐雙穿戴整齊完畢,就自然地走到了練武場準備來一發每天必行的切磋→被脫的行程。到了定點,果不其然伊穆拉已經到了定點等著,可……

  「你……要用這個打架?」

  「嗯?你說這個?」伊穆拉晃了晃兩手拎著的魚竿和網子,然後噴笑,「怎麼可能?」

  「那我走了。」唐雙掉頭就走,開玩笑,能少一天被扒是一天啊!

  伊穆拉見狀急忙拉住人,「欸欸欸等等,今天我們換個切磋的方式。」

  「……?」

  唐雙...

【明藏】當我遠離

  世道已經平安好多年了。

  陸沐陽懶懶地躺在藏劍山莊的某個屋頂上,眼睛要瞇不瞇的,似睡似醒。

  思緒好像一下子回到好多年前那個兵馬倥傯,流離失所的年代,然而一晃眼,卻又是昏昏沉沉的和平午後。

  簡直像是一場夢呢。

  可是有些戰爭刻劃下的痕跡卻又時時刻刻提醒世人那並非一夢……

  鄰近山莊的秀坊燒毀了,現在多年過去卻依然在重建中,山莊多處地方崩落,許多弟子跟著斷裂的劍刃一起殞落……

  最慘的莫過於天策和唐門了吧,一個幾乎滅門,一個……卻也與滅門相差不遠了。

  一片雲飄來遮住了陽光,陸沐陽翻身下了屋頂。


  戰爭過後,身邊的人沒變,卻也變了。

  有些人從急躁變得沉穩,也有人煩於紅塵,決意歸隱...

明藏小段子

葉家二少拄著重劍一臉厭厭問旁邊面癱的喵哥:「我算帥吧?」

「嗯。」

「我也有錢對吧?」

「嗯。」

「那你說我多金又帥氣,怎麼光棍這麼多年呢?」

「……不知道。」

二少扁了嘴,繼續嘀嘀咕咕去了。

然後喵哥默默轉頭,瞪退了又一個想來搭訕的人。

【明唐】扒光辣隻炮的衣服!(15-16)

歡喜冤家,BL


  15

  就這樣一個月過去了,期間內伊穆拉各種花式扒衣服,通常都是早起趁唐雙不注意的時候扯了人家的腰帶,不只滿足自己的一點報復心理,還能看到幾分春光。

  唐雙恨的那個牙癢癢啊……奈何武技不如人,只能忍氣吞聲。

  兩人的關係說好不好,說壞不壞,至少是沒惹出什麼大事。

  又一天晨起,伊穆拉揮舞著雙刀,唐雙不斷下著機關,弩箭一柄柄怒射而出,最後唐雙眼底一暗,便是知道自己又輸了。

  伊穆拉收起架在唐雙脖子上的刀子,「多磨鍊啊。」說罷用刀尖挑開了唐雙的衣服,瞄上幾眼就轉身走了。

  「………………」唐雙抽搐著眉頭淡定的合攏衣裳。

  ……要命的習慣……

  他已經習慣伊穆拉每天脫他一次...

【明唐】扒光辣隻炮的衣服!(13-14)

歡喜冤家,BL


  13

  早晨,大漠的風沙不息,多年習武的兩人不約而同地出了房門。

  伊穆拉看著睡眼惺忪的唐雙只覺得好笑,稍微走近了幾步唐雙也看著呆呆的沒什麼反應。

  「早上好。」伊穆拉說著,手卻直接卡在腰帶上往下一扯,唐雙的衣服完美地敞開了,露出裡面精實的白皙肉體。

  「早……?!」唐雙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睡意盡失,趕緊抓住兩襟往中間攏,瞪著伊穆拉就罵,「發什麼瘋!」

  伊穆拉笑了笑沒說話,擺了擺手就光著上身走出了唐雙視線範圍。唐雙愕然地望著伊穆拉的背影,咬著牙回房換衣服去了。

  伊穆拉家後頭有個練武場,木樁七零八落倒在那兒。伊穆拉光著上身,手提著雙刀,一道又一道陰性與陽性的內力揮...

【明唐】扒光辣隻炮的衣服!(11-12)

歡喜冤家,BL


  11

  晚飯後,唐雙跑到屋頂上看月亮。

  第一次出遠門,唐雙心裡其實有點忐忑,雖然有親近的姐姐在,但是一想到要在這邊呆一年,唐雙還是有點害怕。

  突然身邊一陣聲響,唐雙驚嚇地望著在身邊坐下的伊穆拉。

  「你在這邊幹嘛?」唐雙驚恐地問,下意識抓緊了自己的衣服。

  「魚剩下這麼多沒吃,很浪費。」伊穆拉端著唐雙吃剩下的魚,又拎了一罈酒坐到唐雙身邊,唐雙「唰唰」的就退開了距離,伊穆拉看著有點無奈,「喂,雖然我因為打不到罐子還是很想扒光你洩憤,但是今天撕過了我就不會再撕啦。」

  「意思就是……明天會撕……?」

  唐雙頭也不回就要跳下屋頂,身後的伊穆拉卻馬上開口挽留:「喂喂,等等...

【明唐】扒光辣隻炮的衣服!(9-10)

歡喜冤家,BL

怎麼辦我的存稿快沒了以後可能沒法日更來著……


  9

  唐雙愕然看著闖進屋的伊穆拉,反應過來後臉瞬間紅了。

  「你你你你你!滾出去!」

  「這是我的房間!」

  雖然大聲反駁著,但是伊穆拉還是乖乖退出了房門,畢竟人家在換衣服也不好馬上把人家趕走吧……

  不過伊穆拉還是罵罵咧咧。

  「緊張什麼,都是男人,你有的我也有!況且這是我的房間,你的房間是對面的!」

  也沒有花很久的時間,伊穆拉就又拉開門簾進去了。這次他見到的是已經穿戴好一身破虜的唐雙。

  「噗。」伊穆拉噴。

  「笑什麼!」唐雙丟眼刀。

  伊穆拉看著唐雙通紅的臉還有因為慌張而凌亂的長髮,外加沒有扣好有點歪掉的披肩……

  ...

1 / 2

© 虛行燕※懶癌末期 | Powered by LOFTER